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他温一壶酒烫热剑脊,仅凭二指揩过长锋,剑身便喷薄出如水龙潜渊的鸣啸。

正处秦州四月,商道往来不绝,成群雁鸟掠过沙堤白岸。侠客浪行本该大隐于市,游人却独见那少年眉眼亮堂,闲手束一把长发,谈吐时的眉开眼笑就仿若藏剑般,被他徐徐收归鞘中。

但旋即,少年转腕起剑,剑光雪白,瞬时就引去大片的惊艳目光。

江湖上认得那把剑的不在少数,眼尖之人比比皆是。不过须臾,在场已有人惊呼出声。

水云涯!

一语道破,那名少年仍是不见异色,不慌不忙地旋身而止。他面上如沐春风,眉宇似腾蛟般骄傲地飞扬着,明眸里头尽是灿然星辰。一双桃花眼轻挑,携来三分衅味,分明是满含浸过阳春水的笑意,却等剑风落下才懒懒掀了唇,方收势,挺身而抱拳合礼道。


“谢却,请赐教。”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