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篱墙红白相织,其后,是一座雅致且幽静的庭院。清风徐徐,吹动了枝头新叶,也吹动覆盖湖池的清透水波。

美人柔荑白净,将碗里颗颗圆润饱满的葡萄悉数剥去外衣,再用尖针挑出细籽,这才温顺地半跪着身,送入旁侧富贵少爷的嘴里。

她们忙碌如此,但那位少爷却好不惬意,此时他正仰躺在金边锦垫上,懒懒地挑起眉,不甚耐烦地等待着。他的身后被几团云枕垫高,使之更像是半卧在椅上。

阳光透过树梢倾洒入他的眼底,那一点明亮似乎终于刺破了他的耐性,少爷翻身坐起,半撑着上身嫌道:“慢死了。”

婢女们不敢回话。话音刚落,他那声本还残留在树荫里,却突然从未知的方向传来一道喝声:“江复临!你给我死来——”

又来了。江复临翻了个白眼,无奈地拢好胸前微散的衣襟,果然在下一刻看到少女从天而降。




四目相对。


知道对方嘴里定然吐不出象牙来,他便已先发制人地哼出声,自锦垫上优雅站起,双臂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人,嗤笑道:


“现在的女子,难道都如你一般以疯癫为豪?那本少爷还是断袖吧。”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