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楼外楼·片段·1

“我不懂。”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难过就哭,开心就笑。我不明白,世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事,非要靠生死才能解决?”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伸出手,只有盈溢怆然的双眼还在不断地涌出滚烫的热泪。

“我羡慕过他们有可以安身的家,嫉妒过他们有可以拥抱的人……”

“我也恨过。我恨这苍天,恨他为什么夺走了我那么多的东西,却还不还给我一丁点善意。”

“可我现在已经不恨了。”

他的眼前已经迷离,仅仅是隔着数步的间距,却完全看不清那人的轮廓。那个人的身影依旧挺拔,但漫天火光无情地在他的背后燃烧,几欲将人毫不保留地吞噬殆尽。

“因为我遇到你就足够了。是你救了我,救了这么卑微又弱小的我。”

“所以不管你在别人口中再怎样十恶不赦都好,你都是世间对我最好的人。”

所以求求你……不要走。他的双唇颤然,在心底无声地祈祷,倾倒的檐瓦砸在两人的距离之间,迸溅出飞散的火星来。但那人只是静静听着,一言不发地、温柔地凝视着这最后一面。

“算我求你了,你不能走……你答应过我的!还没有去看最广阔的山川,还没有一起饮过最烈的酒,也还没有告诉我那个地方到底在哪,你怎么能……”

他的嗓音已经沙哑不堪,被泪水与浓烟熏得如撕裂般难耐,但他不敢停下这些絮叨的言语。他怕他一停,那人就会转身步入火海。

但那最后的字音卡在嗓眼,如鲠在喉,再也掏不出一丝气音。他靠坐在墙角,在那一刻,目光忽然清晰了一瞬,却只远远地看着那人唇边浮现出柔和的微笑,轻吐出几个字,然后用一双含满难过的眼睛深深看了自己一眼。

然后转身,与火同袍。



他依然倚靠在冰冷的墙缘,却只能无力地闭上了眼。那一刻,铺天盖地的压抑与痛苦疯狂涌来,如盛水泻洪般,将他的神思彻底冲刷至崩塌残破的模样。

关于那个他追寻了多年的答案,对方只说了四个字。

「玉京明明就只有十二楼,你说的十三楼到底在哪儿?」


——“在我心上。”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