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和光同尘「一」



路伏殊的长相称不上帅,甚至还有点挫。

他发育得比较晚,在这个同龄人都差不多已经长开的年纪,路伏殊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的确不太能看。

但对于这点他很有自知之明,并且机智地绝对不会去跟同班的挫男们一起争个面红耳赤。他深信人是越挫越勇的(?),现在不帅不要紧,将来一定能熬出头。其他人也许长得很着急,但他一定不能急。

不得不说——少年,有梦想是好事。

他的自知之明很深刻,并且一直在为自我改变而努力着。但,这份自知之明并不是天生就这么具体的。

天上的水,伏殊的泪。望着窗外的漫天飘雨,路伏殊悲伤又苦逼地想起,那件在高一正式入学之前发生的事情。




百川中学是一所非常优秀的高中。它有个习俗,那就是——会在网络上建年级群。

现在这个信息时代,学生们人手一台手机。百川校风开放,学校和家长也基本上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当作没看见。

因此,年级群的建立也就非常自然。一个年级大概有六七百人,加群的小伙伴约有五百来只,剩下的要么是学霸狂拽酷炫不想进,要么就是没找到组织。

路伏殊作为网瘾少年,早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就混进了群里,并且还混得了一个群管理员的位置,俗称“小绿帽”。群里人多,群主、管理员又都不是老师,而是彼此统一战线的学生,且很多人的群名片并不是真名,而是数字编号、外号等,也少了一分真名暴露的尴尬。大家聊得热火朝天,没几天就纷纷扩列,俗称,加好友。

中考之后没有作业,路伏殊也懒得给自己找事补课,除了补番之外就整天沉迷群聊,结识了不少未来的校友。

他性格不错,用某女生羞涩的话来说就是“很暖”,自然在群里混得风生水起。恰逢当时电视上在放某小说改编的偶像剧《旋风少年》,里面的某角色跟大家脑补中的路伏殊不谋而合,于是乎,他被冠以了一个让他高中三年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外号。

——走路带风。

虽说酷是酷,可是他越听越觉得,怎么感觉有种扑面而来的中二气息。

算了算了,随她们去吧。

但心宽的路伏殊没有过多在意。他在无形之中也默许了这个外号。但他并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他那些未曾谋面的校友们,却已经将他归为入了“帅哥”的行列里。




路伏殊从一个小学校考到省内数一数二的名校百川来,真正是费了很多的努力。但也可以说是天降鸿福,让他在中考考场一战成名,成为他们初中十多年来第一个考上这所百年名校百川的学生。

那些以前对他不太感冒的老师,在得知他的中考成绩后都一改以往的冷淡态度,转而热情地向同事们介绍他们的优秀学生路伏殊。大抵就是,“我以前就觉得这孩子不一般”、“他是班上最听话的学生”、“三年来路伏殊都特别优秀”……诸如此类。

但路伏殊心里苦,心里特别苦。

他瘦小的身板被几个老师轮流挥掌重拍,感觉背都要被拍麻了。

老师……我的背……要断了……

不过看在三年的教育之恩,路伏殊还是忍着没出声。

其实,来到百川,意味着要告别所有的老师朋友,还要远离家乡。别人有熟悉的初中同学,而路伏殊没有。

这是一种孤寂感。

他虽然跟很多人扩列,但对他而言,那些都是陌生人。他们不知道路伏殊的长相,更不知道他的内里。没有人能读懂他的寂寞,就连以往心心相印的初中同学们也不行。

直到他遇见林清弋。




临近入学考试,路伏殊不得不翻书复习了。但与此同时,他也扩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女生。

她就是林清弋。

路伏殊不知道怎么形容跟她聊天的感觉。虽然隔着一层屏幕,但屏幕后的两个人三观几乎相同,共同爱好也非常多,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喜欢动漫。甚至,还可以再加上一条林清弋所说的,他俩的星座契合程度是百分之百。

林清弋的字里行间,还充斥着一种跟路伏殊不谋而合的孤寂感。虽然对方的孤寂貌似是来源于学习,但路伏殊很高兴,他觉得自己找到小伙伴了。

一来二去,他俩就几乎把各自的家底报完了。

但是,小伙伴很快提出了面基。

路伏殊心里一紧,连忙打字说:“我不行的,我长得不帅。”

林清弋很快回复:“交朋友又不是看脸的,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样子嘛。”

林清弋的性格有些孤高,很少会用这种较为亲昵的口吻。路伏殊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答应。

开玩笑,别以为他不知道群里都把他当什么人。一听他的名字,脑补出来的全是一米八高暖美男,加之路伏殊人不狗说话还简短又犀利,也没有刻意去发自拍纠正她们的幻想,就由着群里去脑补他的长相了。

可是面对林清弋——

路伏殊有点举步维艰。

一方面他很想跟这个人做至交好友,虽然两人性别不同,但他并不介意这个;但另一方面,路伏殊对自己的长相并不自信,何况林清弋也说过“你名字这么帅一定是个男神”之类的话,他心里就跟早上踩点没踩中还迟到了一样,堵得很难受。




路伏殊最终还是被林清弋看去了长相,如果要用表情包能代替他当时的心境,那一定是熊猫头。

那是在军训之前的开学报道。

路伏殊坐在第一组最后一个,班主任在上面飞着唾沫星子,他就在教室最后昏昏欲睡。

突然,背后有人拍了他一下,路伏殊浑身一抖,惊悚地回过头,发现教室后门的门缝被人拉开。他细看,发现有个很高挑清秀的姑娘半蹲在门外,她眨了眨眼,说:“同学,请问你们班路伏殊坐在哪里?”

路伏殊傻眼。他思来想去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结识了这么漂亮的人,要说是群里那伙,可他又从没透露过自己的班级,甚至连林清弋他也没说。那这人是怎么找上门来的?

路伏殊显然忘了,有个东西叫做“分班张榜”。

于是他乘老师移开视线的时候,偷偷回头朝门缝外的人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这个班的?”

那个人愣住了。

好一会儿,她才艰难地说:“……我是林清弋。”

……………………

过程不多赘述,总之,以往每天都要聊上两个小时的他们,从这天之后,再也没有说过话。

在这个看脸时代,所谓的好朋友,终究还是抵不过颜值的差距。

路伏殊泪流满面。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见光死吧。”他说。




路伏殊的同班同学宸欢听完后其实内心已经笑飞到天外,脑子里刷了满屏的哈哈哈哈哈哈,硬是憋着笑安抚他说:“加油!你是最胖的!”

路伏殊继续流泪。

其实除了林清弋以外,在开学之后还有一个程砚的人也来他们班找过他。但并没有像林清弋那样幸运,直接找上他本人,而是隔着人群遥遥看了一眼就走了。

听完同学的描述,路伏殊迟钝地想起了这个叫程砚的人。他跟程砚是在列的,因为程砚之前也觉得路伏殊的名字非常“男神”,非要来找他面基,但被他婉拒了。

……现在的情况可想而知。

路伏殊恨自己为什么没能长出个男神样儿来,明明小时候看着挺可爱的,怎么野了几年就长残了呢!

宸欢看到他的脸色,顺手在草稿本上写下一行小字:吾友路伏殊因容貌不佳,悲痛欲绝,卒于百川中学1807班,享年15岁。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