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和光同尘「四」



国庆假期,网瘾少年路伏殊又沉迷在手机世界之中。当他回到学校的时候,一张张飘卷的长卷如下赐的白绫般,在他的眼前飞扬。

路伏殊低头,看着桌上密密麻麻的试题,他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一首凉凉。

今天早上一起床,除了知道今天要考试,路伏殊还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条来自封钟的消息:

[同桌封钟]:(分享)(每一天的清晨,都要从麦当劳健康早餐开始)

路伏殊看了看时间,很好,快要迟到了,根本来不及吃早餐。于是默默地给封钟添了一笔新仇。

结果,上午他坐在考场里,脑海之中就全是早上点开链接里的美食……早知道就不该手贱。

路伏殊饿得头晕眼花,感觉自己萌萌哒。

每半天考两场,每场之间有间隔。间隔期间,隔着一条走道坐在他旁边的人问他:“同学,你是没吃早饭吗?”

路伏殊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饿得太狠,并看不清那个人是谁,只能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对方也似乎不介意路伏殊不太清醒的状态,将什么物什递过来,“我这有点东西,不介意的话,吃一些吧?”

……!!!

天使!路伏殊迅速清醒,看向全然陌生的面孔,连声道谢。他惊讶地发现对方也是长相极佳的人,居然还这么心地善良,顿时给他套上了十几个滤镜,内心开始各种狂吹。

对方只是笑了笑,继续看书复习了。

路伏殊被人刷了一波好感度,当时只顾着吃,也就忘记问对方的名字,回到家才想起来这茬。不过他想,世界这么小,肯定还会遇见的。

不得不说,路伏殊这么一个成天自卑的人,偶尔迷(之自)信一下,也还是挺准的。




再遇确很快。那时月考早就过去,百川高一年级的篮球赛也已经开始了。路伏殊因为个头和技术都不够,理所当然地,没能代表班级出赛,也没觉得有啥大事儿,就是扭头去报名做了赛场计分员,并且成功当上。

于是本来对他爱理不理的班队成员们顿时改变态度:路哥,为你转身,为你爆灯!

路哥:呵呵。

但毕竟是一班人也是一家人,他嘴上拒绝得义正严辞,心里的天平肯定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偏向自己班。

第一场比赛是2班对6班,也就是理实班对战国际班。有传言说,历年来百川中学每个尾数为6的班级,都喜欢用同一个口号。路伏殊一开始没听懂,后来坐在计分席上,听到耳旁一浪高过一浪、震耳欲聋的“1806,6666”时,他才反应过来。

……尾数为6的班级了不起吗?7班的路伏殊如是想到。

1807,惨惨戚戚!

……路哥,算了算了。

总而言之,比赛正式开始了。

2班的主力是一个叫做陈醉的男生,个子跟路伏殊那天见到的岑景相当,长得也非常好看。但与冷漠的岑景不同,陈醉为人非常平和亲切,笑面温和,看上去跟同学关系都十分融洽。

且据路伏殊的计分搭档南缜说,陈醉的成绩也特好,是女生们的大众梦情。但可惜的是,陈醉舌灿莲花,对于自己的恋爱状况只字不提,别人也不能从他那里撬到一丝线索。

因此,陈醉究竟有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

路伏殊看了眼球场上身姿矫健、汗如雨下的陈醉,突然觉得,说不定人家也是个基佬呢?




两班比拼得很激烈,虽然双方大前锋的实力都远超过同班队友,使比赛几乎成为了陈醉与祁羡的一对一厮杀。

祁羡是6班大前锋,同样是一个身高腿长、唇常噙笑的人,但他有两颗不甚显形的虎牙,偶尔会因笑容而绽出,比之陈醉更多几分野性。

不同于陈醉中规中矩的打法,祁羡曾在美国待过几年,学得了不少街篮技巧,所以一开场就把2班球员耍得团团转,2班也对他无可奈何。而祁羡的眼中满是戏谑,那种多得快要溢出来的“好玩有趣”感让诸多观众都目不忍视。

而对于2班球员愤怒相视的目光,祁羡本人倒是毫不在意地吹了吹口哨,用指尖转着球,笑说:“这场比赛,只能是我跟你们Power Forward(大前锋)的One on One(一对一)。”

鉴于2班的球员技术有限,在此后也并没能还以颜色。陈醉同样因为扭到脚踝而无法施展全力,最终在祁羡格外遗憾的目光之下提前退场。

结果自然是2班输球。

祁羡回到场外,一旁打着小洋伞的少女走近他身侧,低头说了些什么。隔得挺远,路伏殊看不清少女的脸,就越发好奇。他随手,抢过了南缜的眼镜戴上,“眼镜借我看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个少女一身流光炫彩的洋装,面部也精致得像是洋娃娃,堪称漫画中走出来的人物。路伏殊正打算再仔细看,就被南缜一把抢过眼镜,恶狠狠地说,“别看了,再看也不是你的!”

路伏殊:关我啥事啊?漂亮姑娘我就看会儿还不行了?

不过路伏殊没有说,而是转眼问道:“那人谁啊?”

“6班的江魍啊,咱们年级公认的美女,男生只要是性取向没问题的都知道她——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南缜惊讶地说完,喉头一哽,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路伏殊抿嘴,“可能我是基佬吧。”




路伏殊激情出柜(?)之后,南缜一直有点害怕跟路伏殊这个搭档交流。

虽然路伏殊并没有具体表现出来他对同性的热爱,但南缜在江魍之后,又列举了几个年级公认的美女,如梅挽致、陆槐卿、谌子雀等等,甚至还提到了年级第一宝座上的不败神话——谢玉椟。

然鹅。

路伏殊只觉得听得云里雾里,最终来了一句,“名字都很好听,一听就知道是女神。可惜一个都没见过。”

南缜:………………

OK,这个人肯定是基佬。

第二场比赛是南缜他们班(10)对阵14班,好巧不巧,也就是第一个被南缜提到的美女梅挽致所在的班级。据南缜说,14班盛产美女,除了全级出名的梅挽致之外,还有任生、闻道等人也好看得惊心动魄。

路伏殊顺着南缜的视线瞟了一眼,一般般啊,还没林清弋好看呢,你这是加了多少滤镜。但他依然没有说出口,因为下一秒他就看到了林清弋。

太巧了,林清弋居然是10班的参赛选手。路伏殊内心想她一个女孩子来掺和个什么劲儿,同时也看到了观众席上独坐一隅的秀美少女,奇怪地咦了一声,问:“那个,是不是你说的梅挽致?”

“就是她。欸,她怎么坐在我们班观众席上?”

拥挤的观众席上,居然以梅挽致为中心各自隔开了两个座位,周围议论纷纷,她却静如止水,视线平和地注视着赛场。

过了许久,在林清弋回观众席去喝水时,大家看到一向面无表情的梅挽致居然对林清弋微微一笑,这才了解情况。

好好的姑娘就这么弯了,太可惜!

路伏殊:…………

原来百川不仅盛产基佬,连百合也如此猖狂,世风日下!




10班对阵14班,可以说几乎是一场10班主力的个人秀。10班的主力叫莲夙,场下丝毫不拘言笑,但一踏入球场,他的眼神就变得锐利如锋,就连身旁的南缜都要为他呐喊尖叫。

路伏殊郁闷地捂着耳朵,比较心疼水平都远不如莲夙的14班。他们本来就技不如人,加上自己班上的漂亮女生们也不给予足够的支持:梅挽致坐在敌对席里,任生、闻道在开场几分钟之后就溜了……等等,导致他们士气低靡,几乎是被对手碾压。

好在莲夙不像祁羡那样不给人面子,他伸出手同14班班长用力一握,郑重地说:“诸位精神可嘉。承让。”

那位班长本来就心生委屈,在看到强大的对手态度却如此诚恳尊重之后,顿时在莲夙面前落下了感动的热泪。

莲夙:?????
路伏殊:………………

尽管他这几天已经看过了诸多奇葩的事情,但仍是会觉得很滑天下之大稽呢。

第三场是3班对4班,被大家戏称为理实内战。但要路伏殊来说,这其实是一场表演赛。

为什么?

经过连续三天的观察,路伏殊也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虽然大家都喜欢打篮球,但每个班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实力超群,作为班级主力,并且只有靠这群人互相碰撞、竞争,才有能分出比赛胜负。

大概就是《黑子的篮球》低能校园版吧。路伏殊想。

而、且!那些人一个个都一米八起步,路伏殊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了看身旁(不会打篮球依然有)179的南缜,面部有一丝扭曲。

除了路伏殊很苦,14班其实也比较苦。上天赐予了他们班最高的平均颜值,也就忘记给他们匀一个这样的人放班里了。




那么,34对决又为什么是表演赛呢?答案就是,这其实是并不是班级与班级之间的战争,而是兄弟与兄弟之间的战争。

没错,3班的主力风十晏跟4班的主力风北黎,其实是一对表兄弟。

但奇怪的是,他们俩都从来不说出自己的生日月份,因此至今无人知晓他们究竟谁才是哥哥。

路伏殊:别说了,肯定是基佬。

南缜迅速读懂了他的眼神,顿时搬着座椅远离了路伏殊。

呵呵呵,路伏殊也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就已经用一种(把谁都看作)基佬的眼光来看人了呢。

路伏殊侧目朝退远的南缜看了一眼,却被南缜曲解为:

——你走吧,你显然不是我的对手。
——你很弱哎。

对此南缜只想抱拳。给佬,给佬。

而球场上,风北黎跟风十晏如同打太极一般展开激烈(…)的慢动作比拼,生怕别人看不懂他们是在玩过家家。最可恶的是,他们自己娱乐就算了,不到24秒违例的时候,居然都霸占着球不让队友碰,何等恶劣!

在路伏殊惊恐的目光之中,他甚至看到有一次3班的人准备从风十晏手上夺球,谁知道风十晏旋身一个长传,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把球传给了——风北黎。

全场鸦雀无声。

半晌,一直安静坐在3班观众席上的女生叶卿久率先站起,朝风十晏所在的地方边鼓掌边喝彩道:“好球!精彩!”

风十晏也抱拳:“谬赞。”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