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和光同尘「五」



这场理实内战,最终在双方主力看似激烈其实低劣的往来之下,勉强打成了平手。有实力还不用,没什么能力的路伏殊觉得,一米八加的他们是前所未有的面目可憎。

但好在,赛场上出现的状况过多,最终被裁判老师判定为无效比赛。

并且因为1班竞赛生外出比赛,所以13班轮空,因此3班和4班要连同其他未进行一轮淘汰赛的六个班级,重新进行抽签、比赛。好巧不巧,路伏殊他们班抽到了3班。

宸欢知道之后大喊一声耶,然后高兴地拍着路伏殊的肩膀说:“兄弟,咱们稳赢!”

路伏殊:?

鉴于没能读懂小软糖的迷之自信,路伏殊觉得,宸欢说的应该是风十晏那个长传的锅。仔细想想,就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第四场是5班对12班,同样是一场光彩夺目的个人秀。但不同于10班那一场技术碾压,这场比赛双方实力相差并不大。

只是。

12班的程砚,标准花瓶脸,腿长肤白,一身靓丽的粉色球服与其他班级队员的球服相去甚远,亮橙色的运动鞋也在他一身骚粉中骤然黯淡。最重要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妖娆无比,令人觉得那根本不是在打球,而是在搔首弄姿。

他的同学全都露出一副“这人谁啊不认识不认识我不认识他”、“天啊快来个人把他带走吧”的样子。

对此,程砚权当没看见。

路伏殊被程砚略有些妩媚的眼神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转头对南缜说:“看来这又是一场表演赛了。”

南缜点点头,说:“他的皮肤好白,让我想起了鹅。”

“我觉得更像鸭子。”

“不,我跟你说个事。”南缜一本正经道:“是这样的,昨天语文老师给我们放了一首唱咏鹅的音乐,因为曲调特别铿锵顺口,就被我们班同学循环洗脑了。”

“然后呢?”路伏殊问。

“所以,我们班教室今天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鹅叫……”

半晌后,计分席上爆发出一阵杀鹅般的笑声。

程砚背后一凉,手里的球掉了。




程砚因为吓掉球而被5班实力嘲讽了一波,要面子的他在下半场火力全开,配合队友打起快攻模式,直接完爆了对手。

然并卵,比赛哨声一停,一声婉转清亮的“程砚”就从寂静的5班观众席上传来。路伏殊看过去,只见程砚拿过毛巾头也不回地就往反方向走,步履匆促,让人无法不去怀疑他是不是在逃避着什么事物。

那个女生倒是不慌不忙,就坐在人群纷纷离散的观众席上,掰着纤长手指慢悠悠地数着,嘴里大声地念着:

“蝴蝶砚、孔雀鸡、程……”

“停!”一秒狂奔到那个女生面前的程砚气喘吁吁,伸出手阻止她继续往后说下去。他缓过气,有些艰难地弯腰,用手掌撑着自己的双膝,满脸苦色地抬头,“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哟,这可不是我们程砚程小少爷吗,您哪有错呀?”

程砚:……QAQ

路伏殊一边吃着南缜分他的西瓜一边看戏。他知道,那个女生就是南缜前几天提过的陆槐卿,长得是挺不错,就是看上去挺凶的。尤其是她此刻盛气凌人的样子,漂亮又张扬。

南缜边写赛事总结边抬头看戏,“其实我觉得那两个人挺有夫妻相的。”

路伏殊吃瓜不语。

经过几天身心考验,他总算是看明白了。百川这个破烂学校,厉害的人啥都厉害,甩其他的普通人一大截,身高腿长、长得好看、成绩特好、球技牛逼……还有关系亲密的妹子或基佬。

做人好难,真的好难。

路伏殊悲痛万分。不知不觉间,观众席上只剩下还在争吵的两人。

“你答应过我不会用全力的。”

“这事是我不对。可是班长,这都高中了,你就别老揭我老底了,放过我吧。”

陆槐卿面对祈求不为所动,绽放出灿烂的微笑,“蝴蝶砚。”

“…你!”蝴蝶砚表情扭曲一瞬,转而冷笑,“陆槐啾。”

“行啊,咱们彼此彼此。”

程砚:“呵呵。”

路伏殊听着听着,瓜尽人凉,不禁泪流满面。




接下来3班对7班,果然如宸欢所说的稳赢。3班风十晏因为前科显著,被他们同班同学手动禁赛。风十晏对此没有发表看法,只是一脸凄凉孤苦地坐在观众席玩手机。

顺带一提,路伏殊他们班的主力是封钟。

据封钟说,他上场前五分钟还在教室睡觉,前两分钟被人拖着狂奔到赛场,前一分钟才被套上队服并知道他是自己班的参赛队员,而且还是大前锋。

封钟不解,问了一句为什么是他。同学说,原因很简单,班里就你最高。

封钟:我爱……算了,cnm。

路伏殊表示,他怀疑封钟会站在赛场上睡着。

好在比赛是放学后,离封钟清醒的时间并不算很远,封钟在浑浑噩噩之中也曾闭着眼睛进了几个球,令对手看得一脸惊悚。加之还有马力全开的小前锋软糖……哦不,宸欢,7班自然稳得不得了。

宸欢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路伏殊评价完,丝毫不理会南缜的哭喊,径自夺过放在一旁还未开封的奶茶,咕噜咕噜一下子喝了个干净。喝完后,路伏殊打了个饱嗝,又把杯子还给了他。

嗯,物归原主。路伏殊满意地点点头。

南缜:……我走了,我显然不是他的对手。

比到最后一节时,时间已经超过了晚上六点。路伏殊掐着秒表,看封钟表演梦游球员一秒清醒的精彩大戏。

封钟就像是从万载沉眠中苏醒过来的凶兽,双眼骤然睁开,竟还泄出了几分杀意。


南缜目瞪口呆,“好厉害……”


路伏殊瞬间明白,“那叫老虎的起床气。”


此后,别说是其他对手,就连宸欢也追之莫及。封钟就如同外挂全开了一般,随手掀动一场腥风血雨,令路伏殊心生惧意。或者说,封钟本来就强大至此,只是过长的睡眠令他有所限制。

看着昔日只顾着互损的好友在眼前光芒万丈,那光闪耀过头,几乎要刺痛自己的眼睛了。路伏殊一时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惧怕?钦佩?还是热血沸腾?

有,都有。
但更多是,向往。

他很羡慕,很想自己也能像封钟这样,稳稳站立在赛场上,掌中控球,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读懂他的全部。

所向披靡。

不仅如此,他其实也想像封钟这类人一样,长高、成绩变好、得到女生的青睐等等。

路伏殊顿了顿,看向自己的掌心。平平白白,只有多如数十年来所经历的挫折、苦难的道道细纹,密密麻麻地盘踞在上。

是啊,他一无所有呢。




封钟下手毫不留情,甚至有些目中无人。面对对手专门针对他实行的篮下三人包夹,封钟一边有条不紊地运着球,一边面不改色地说道:“让开。”

这嚣张的态度令对方三人勃然大怒,但怒火还未来得及宣泄,封钟就已经行云流水般晃过包围圈。为了永除后患,他的晃人十分彻底,晃倒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连累着另外两人也后仰倒地。

封钟已经登步扣篮,居高临下地问那些坐在地上的人:“还好吧?”

挑衅,极其挑衅。

路伏殊想,他要是3班的人也会想上去揍封钟。可惜这是在赛场上,打人肯定是要被禁赛的,他看对方捏着拳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太可惜了。路伏殊叼着棒棒糖叹息。

结果自然是7班赢了。

分差足足有70之多。他看了一眼记分牌,默默地为3班哀悼了一秒,但心里却是在想另外的事。

对了,再遇的确是很快的。

其后是8班对战9班,路伏殊在9班阵容上看到了那个曾经给他递过早餐的天使。天使,也就是一个叫沈迁的男生,他穿着0号球衣,正在球场上对着对手浮夸地笑着。

总感觉天使的好人马甲有点崩。

路伏殊不解地转动视线,看到8班阵容,顿时惊讶地张大嘴,南缜趁机往他嘴里丢了一颗石头。

路伏殊:…………幸亏我脾气好多了,不然你该住院了。

话说,8班那个,可不就是那天抢场子的自来熟江复临吗?正好这会儿那三个人都在首发阵容。

对战两边看上去都很客气,跳球时沈迁甚至谦让地递球给对方说不跳了你拿着吧咱们是兄弟本不该相争,江复临连忙推拒说这怎么行呢好兄弟你拿着我不用这个。

路伏殊呵呵了一声,觉得他们不能更虚伪了。




恰逢这时,旁边的南缜“哦”了一声,说:“两边主力都是我初中同学。”

路伏殊扬眉,“厉害了。”

“那可不,8班跟9班领头两个看见没有?江复临和沈迁,对外称对方是最好的兄弟,但实际上天天明争暗斗。”

“咦?你说说。”路伏殊好奇道。

南缜回忆道:“有一次江复临把沈迁的书包藏在厕所里,沈迁拿回湿透了的书包之后,笑了半天没说话,最后说一句:好兄弟小打小闹不碍事。但是,你猜沈迁怎么着?”

“怎么着?”

“隔天,也就是江复临的生日,沈迁把人家的椅子涂满了胶水请他入座后,送了江复临一本中空的字典,里面挖了个凹槽,放着江复临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被碎了屏的手机,上面用红色油性笔写了个: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路伏殊:“……………………”

封钟,谢谢你不杀之恩。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