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和光同尘「十」



比赛如期而至,但令所有人都惊奇的是,岑景跟苏睢都没有按时到场,只由两名替补队员无奈上阵。

谢砚表面镇定,其实内心急得要命,几次都被封钟断了球权,也就更加沉不住气。

7班这边的封钟同样打得相当暴躁,一觉醒来发现内裤都他妈的被人换了,这能忍????

封钟一肚子火无处发泄,正好碰上对面的主将谢砚,索性可劲儿欺负。

林澍依然端坐观众席间淡看赛事,腿上仍然平放着一盒为自家比赛队员们提供补给的柠檬片。

路伏殊的掌心早已是汗涔涔的一片,岑景当初申请了提前半天回来上课,没理由不来参加比赛。但是他又隐隐希望事实就是如此,对方两个主力都离奇失踪,任自己班的睡觉机打出一场造化钟神秀。

事实证明了路伏殊这个人绝对是没有主角光环的。

因为他才刚刚那么想完,岑景就提溜着苏睢来了。

对,提。

185的苏睢此时被岑景提在手里,哭得活像个小寡妇(?),嘴里呜呜不清地嚷天嚷地,连上有老母下有谢砚这种话都毫不客气地嚎出口了,总之就是一瞬震住了全场。

已经提前为比赛叫了暂停的林澍似乎正准备换上球服,看见来人也是微微一愣,但转瞬又弯唇笑了起来,“你来啦。”

“嗯,”岑景言简意赅,“捉他浪费了点时间。”

林澍总觉得他像是在说捉什么小动物似的。

“没关系,来了就好。现在也不算太迟。”林澍摆了摆手,将手中的球服递给岑景,又另外给苏睢也递去了一件。

苏睢变脸如唱戏,抹干净眼泪,麻利地套上了球衣,再扬首就是一个清爽秀气的少年了。

“好了,该上场了。相信你们应该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岑景没有接话,但却见苏睢信心满满地咧嘴一笑,双眼都跟着微弯,“那当然!”




在岑景跟苏睢上场之时,第一节的比赛已经只剩下三分半钟。

封钟此前并无敌手,激流勇进之中一口气斩下了18分,直接carry全场,因此目前7班比11班的比分是24:4。

这分数着实悬殊得有些吓人,谢砚自问心中有愧,但他实在是力不从心。不过可喜的是,景哥并没有过来开口嘲讽,好朋友苏睢也鼓励似的拍了拍他的肩。

不幸之中的万幸。

于是谢砚顿时满血复活,开心地对寡言的岑景摆手说:“谈不上爱别说话。”

苏睢看了看一键开红的岑景,默默地在心里问了谢砚一句。

——皮这一下你真的快乐吗?

另一边,记分员路伏殊因为不是参赛队员,只能坐在记分席上干着急。

没什么上进心的南缜就很无所谓,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把手中的红柚掰成一丝丝的形状,还不忘随口说着风凉话:“输就输呗。看这架势也知道你们班肯定是打不过11班的,就别想太多啦。”

路伏殊白他一眼,没声好气,“滚吧,你们这种已经输掉了的班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怎么说话的呢你?欸,哀家腰好疼啊——小路子,快来给哀家揉揉!”

路伏殊沉默了一秒钟,而后面不改色地给南缜竖了个中指。

懒得跟傻逼计较。
咒你没唧唧。




路伏殊其实很想赢。

从小到大他都很喜欢胜利的感觉,甚至想如果事事都强人一等就好了。可惜在那同时他又很自卑,他没实力,也没有天道来助其一臂之力,现实往往相当骨感,上高中之后更是如此。

他丑,他矮,他成绩不好,他一无是处,他一败涂地……他输给了自己。

这世上,有些人的一辈子完全可以用“平步青云”来概括,而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只能被论为“丑人多作怪”。

路伏殊不是热爱贬低自己,是真心觉得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人生一世实在是太苦了。

此时球场上针锋相对的封钟与岑景对路伏殊来说就像是遥不可及的光芒一样,甚至不知道它们是穿越了几万亿光年才来到眼前,只是觉得,那些光亮太过耀眼了。

有什么是他们所不能企及的呢?路伏殊好半天也想不明白,似乎优秀对那些人而言从生而为人起,就注定已经是理所应当的事。

所以他很不想输给岑景,非常不想。不想输给这样的人,想让他们也被拉下神坛,仔细尝尝败北的滋味。

他们是不同的。

那些人是夺目的万丈光芒,而他呢?

他是十方天地里,一颗捞都捞不着的尘埃。




第二节临近尾声,开场时的有利局势却已天翻地覆,一旁被晚风吹动的记分牌变成了30:37,11班领先。

南缜对此毫不意外,“看吧,我都说了。”

路伏殊白眼:“闭嘴。”

岑景和苏睢的到来就如王者归来般,不仅点燃了谢砚沉寂的内心,还带领干将们披荆斩棘、乘风破浪,迅速便扭转了7班一家独大的局面。

因为封钟盯防岑景一人便已经极其吃力,完全无法顾及宸欢跟其他队友,因此小软糖就只能咬牙直面惨淡的人生跟淋漓的鲜血——苏睢与谢砚这两个不要脸的人的两人包夹。

饶是一向心大的他,此时也实在是在胸口憋了一股子闷气。

昔日要好的兄(qian)弟(ren)带着别(xian)人(ren)一起欺负他,真是令人恨不得抬起一米八的大长腿去踩他几脚。

他再一次同谢砚一齐跌倒在地,痛感压迫着大脑中神经的某处,有什么难以言喻的东西几乎就要呼之欲出。但这个时候,他却忽然听到了远处清晰地传来一道高喊。

“宸欢——加油!!”

那似乎是某个人的声音,又似乎是许多个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直达耳蜗。

他呆滞地扭过视线,看到记分席上笔直起立、双手还放在嘴边作喇叭状的那个人。

哦,是路伏殊。

那个矮矮的弱不经风的小家伙。

宸欢一直觉得很奇怪,他虽然交朋友不在意长相、成绩等等,但一直以来也都没有过好朋友太上不得台面的情况。

路伏殊真的是个例外了。

成绩不好,个子不高,还丑……反正就是没什么过人的优点。但就是莫名其妙地,似乎能让人在他身上看见某个界面上的自己。

宸欢愣在地上,一旁的路伏殊似乎以为自己不够大声,还在继续喊叫:“宸欢——加油——我相信你——!”

“听到啦听到啦。”宸欢推开谢砚递来的一只手,自己拍拍腰后沾上的灰站了起来,对观众席比了个大拇指,笑得格外灿烂。

啊,大庭广众被这样喊名字单独加油好羞耻啊!而且,记分员给选手加油可不是什么太合适的事情,保不准还会被他们说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既然你都这样了那我也只好拿出实力啦。

在宸欢明晃的笑容中,裁判将长哨无情吹响,宣告着第二节比赛的结束、中场休息就此到来。




路伏殊走到观众席边的时候,7班各个上场队员都是一副汗如雨下的模样,拘着身子颓坐在一排。

路伏殊不解,“为什么我感觉你们都跟劳改犯似的。”

封钟瞥他一眼,“等我出去,第一个就杀了你。”

路伏殊正准备回击,忽然被人拍了下肩膀,他一回过头,我靠,风、风十晏?!

“嗨,”对方淡淡地打着招呼,“有人要我帮忙送来这个。”

他递来一张纸条,在一片死寂中,封钟坦然接过,抬头问:“谁送的?他怎么不自己来?”

“这个嘛,那个人本来就不小心毁了容,又不小心摔断了腿,实在没办法亲自过来。”

“噢,那也真是太不小心了。”路伏殊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

“他还让我祝你们比赛加油,他很看好你们。”风十晏一脸平静地完成转达,又拍了拍路伏殊的肩膀,“好好干啊。”

“谢了。”

风十晏来得悄无声息,走得也很快,路伏殊刚跟他挥手道别,就听见身后传来封钟高亢的歌声。

不过歌词好像不太对?

“小黄文,瞎几把念,岑景听了变成给~小黄文,瞎几把写,岑景听了……”

卧槽!

路伏殊的余光已经看见岑景了,心里顿时开始焦急,刚想说大事不妙,结果一回头,一张纸条就被人塞进了他的掌心里。

???????

岑景黑着脸走来,冷冷地问:“刚刚是谁唱的?”

封钟随手一指:“路伏殊。”

卧槽卧槽卧槽?!

路伏殊:发出了封钟的声音。




好不容易送走了岑景这尊大佛,路伏殊终于能跟自家队员们讨论战术。封钟刚刚暗自整了一番岑景,此时心情大好,状态自然没话说。

路伏殊很担心宸欢,宸欢被人包夹行动不便,几次都摔倒在地,路伏殊很担心,但对方都是笑着摇摇头。

“我来是有件事。”路伏殊犹豫了半晌才开口:“待会的罚球,能不能让我来?”

“你?你行吗?”

“我不知道……”路伏殊低下头,“我就是想给班上出份力。”

“你记分要是能给我们班多记几分就行了。”一个男生满不在乎地瞥了瞥嘴。

那当然不行。众目睽睽,先不说这违背比赛原则,再就是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就算他想也做不到。

可是路伏殊是真的很想出一份力,这样的他也能给班级出力的话——

“…让我上吧,求……”

“都多大人了,还哭。”封钟嫌弃地开口:“不就是罚个球,你要上就上。不过别的班都是让女生上的,你自己觉得面子过得去就行。”

的确,百川中学校园篮球赛的比赛事项跟国际赛事有许多不同,比如四犯即退场,再比如罚球必须交给女生,才好提高学生的整体参与度。

路伏殊愣了一愣,“我没哭。”

封钟没声好气,“你是没哭,但是眼睛已经在哭了。”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听不懂算了。”封钟显然很随意,“你确定自己有信心吗?三个罚球都能进吗?”

“……能。”路伏殊不情不愿。

“声音好小,你说话了吗?”封钟蔑然道。

“…能!”

“听不见,你没吃饭?”

的确没吃饭的路伏殊一咬牙,吼道:“能!!!”

“没听清,再说一遍。”

“滚啊封钟!说了我能就是能!还要我说几遍才听得清?!傻逼?!”

封钟似乎被骂了才高兴,满意地点点头,“有点像那么回事了。勉强原谅你对本大人的大不敬吧。”

路伏殊:“……傻逼。”

“哦?儿子你说什么?”封钟面无表情地一巴掌拍上路伏殊头顶,收拢五指如利爪,“要你小命只在我一念之间。”

宸欢打断了他的中二发言,圆场道:“好啦好啦,咱们好好安排下半场怎么打吧。”

有人不满地长叹:“这怎么打啊,肯定没戏了!”

“那可未必。你们没有人留意对面的谢砚吗?”

宸欢神秘地笑了一下,声音几乎与在不远处缓缓抬眼的林澍完全重合:

“——他三犯了。”



——————


和光小课堂♪

1.国际赛事中是五犯退场,即一名球员在一场比赛中犯规5次即不得再次上场比赛。NBA赛事为六犯退场,本文中百川中学的校园篮球赛为四犯退场。

2.为了保护主力球员的战力,通常会让他在还剩一次犯规次数时提前下场,以确保关键时刻还有再次上场的机会。如果主力球员过早被罚退场,也会影响队伍整体的士气。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