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引。

玉京十二楼,我家在地底。

剑阁刀鸣不休。

月探危阁,忽见一道黑影自高处夺路而出,卷疾风纵身跃下。

足跟猛一袭地,尘土飞扬,巨大的撞击立即教他全身骨骼都爆发出碎裂般的震响,瞬时便打破了沉夜绵延万里的死寂。

在他落地的那一刹那,其后亦有数道匆促步伐紧跟而至,穷追不舍。夜风狂卷而舞,带动那人身旁萦绕的清冽气流,只听轻微的喘息声戛然而止,一人高喝道。

“沈迁,把东西交出来!”

霎时,寒芒淬亮他手中的长锋。

在数人的包围圈里,沈迁神情冰冷,裹挟傲岸之色,似乎还有几分不加遮掩的不屑。他抬眸,不疾不徐地环视着周身毫无善意的来客。

他一双眉眼明亮,似鹰、像狼,也如万千风雪凝止在睫上。顷刻间,他一声冷笑掷地,唇寒如刀。


“你做梦。”

评论(1)

热度(8)